农历
高级搜索
首页-->审计园地-->"春草"文学社
灵魂的救赎 作者 王丽萍
】发布人:张永轩  来源:社保处,   时间:2015-01-06  浏览 人次

张妈是老红军张伯伯的老伴,30多年前,我还是个小姑娘的时候就认识了她。张妈是个苦命的女人,一辈子没有生养,特别喜欢孩子,所以邻家的孩子就成了她家的常客,讨要糖果,吃她做的糕点,甚至找她代替家长签字…….她家就好像是孩子们的避难所。那时的张妈眉目清秀,面容慈祥,给我们带来了很多童年的快乐…….

后来,张伯伯突发心脏病离开了张妈,没有工作的张妈从此陷入感情和经济的双重困境。每月15块钱的抚恤金,让原本就不富裕的张妈捉襟见肘,但她还是乐善好施,孩子们还是围着她转,只是糖块和糕点越来越少了,这让慈祥的张妈脸上多了不少愧疚的皱纹,她总是喃喃的说,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.渐渐的孩子们都长大了,进了工厂、机关、学校,渐渐的张妈的小屋里没有了孩子们的嬉笑声…….

多年后,一个星期天的午后,我带孩子在“大上海”的商场闲逛,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我的眼帘,一个头发花白,身体消瘦的老妇人正在捡拾路人扔掉的空饮料瓶,张妈,那不是我们的张妈吗,她怎么,我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,我快步走向前呼喊,“张妈”,张妈回过头来不相信的望着我,忽然她认出了我,惊喜的叫道“萍儿,是你吗,我赶紧说 “是我,是我啊,张妈”,我伸手想去握她的手,可张妈却连忙摇手说“别离我太近,我的手脏,不干净”,这时,我的眼泪已经止不住涌出眼眶,我的眼睛模糊了,张妈啊,小时候我们像个泥猴一样在您的怀抱撒娇,您嫌弃过我们吗?

原来因为拆迁张妈已经搬到了“大上海”后面的廉租房里,只是随着物价上涨抚恤金已经无法支付昂贵的生活费用了,她又不想给政府添麻烦,就自己出来捡拾废弃物卖钱贴补家用。算起来张妈已经快70了,她还是孤身一人,她说她特别想念和我们在一起的日子,脸上流露出熟悉的慈祥的笑容。我和儿子陪着张妈将她今天的劳动成果,一编织袋空瓶子送到家。房子很小,东西凌乱的摆放一地,我帮助张妈把东西重新分类,并将屋子打扫干净。

回家的路上,孩子问我“妈妈,这个奶奶是我们的亲人吗,为什么我以前没有见过她”,孩子的话令我羞愧难当,是啊,这么多年了,我大学毕业,为人之妻,为人之母,认识了很多有权有钱的朋友,也常常大谈仁爱和济困,可我为什么就没有想过要找找张妈呢,我是知道她无儿无女的啊,我对儿子说“她是咱们的亲人,过去是妈妈不好,以后妈妈经常带你来看奶奶”,儿子似懂非懂的看着我,严肃的点头认可。从此哪个繁华的“大上海”后面的,脏乱的阴暗潮湿的小屋子,就成了我灵魂救赎的教堂,而这一去就是20多年,为她打扫卫生,给她送去生活用品,家里有喜事把她接来参加,节假日陪她聊天。渐渐的我的父母亲,弟弟妹妹,还有我们的孩子,我们的爱人都成了她的亲人,我们常常是举家前往,共叙关爱。而这也正是张妈最快乐的时候,她会对羡慕的邻居自豪的说,这是我的亲人,我的亲人啊…….

    时间过得真快,今年张妈已经92岁了,我也50多岁了,我衷心的祝愿张妈长命百岁,我也希望我的孩子们能够把我们的爱心接力棒传承下去,有人说送人玫瑰手有余香,是啊,照顾张妈的这些年,我的心灵得到了净化,我的价值观也发生了变化,对个人得失的计较也越来越少,我的收获比张妈更多。

现在我总是告诫自己,不必要求别人做什么,重要的是自己做了多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