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历
高级搜索
首页-->审计园地-->"春草"文学社
我的读书往事 作者 陈静
】发布人:张永轩  来源:   时间:2014-07-15  浏览 人次

厅行政事业一处承办第十期道德讲堂,主题是读书。回来后,久久不能释怀。我突然想写一篇文章,纪念我那曾经有过的如饥似渴的读书生活。是的,就是这个词,如饥似渴。

我的读书时光好像是从小学三年级开始的,读的第一本书是《欧阳海之歌》。之所以印象深,是因为一个小小人儿坐在门口抱着个大部头,引起了邻居的好奇,啧啧称赞了几句。我感觉很自豪,越发爱看书了。

可文化大革命开始了,能看到的书实在有限。记得一次看到邻居行长家的保姆,一个文艺青年,看一本叫着《三家巷》的书,写的是广州一个巷子里三家人被卷入革命洪流的故事。我看后对那个时代不甚了了,但情节非常引人入胜,周炳、区桃等青年才俊的命运多少年一直在我心头挥之不去。下乡后有机会又重读了一遍,才算明白了当时(省港大罢工)的时代背景,并为此写了读后感。

我们上学的育红一小干部子弟居多。家里有些“封资修”的书都被烧掉了,或被藏起来了,反正我们只能看一些《红旗插上大门岛》之类的书。就这也不容易。记得有一位谢姓同学,她姐姐是做老师的,家里有很多50-60年代出版的书,如《红岩》《苦菜花》《迎春花》之类,可把我给乐坏了,我和好伙伴李青就经常往他家跑,去借书。想想这还是我最初的文学启蒙呢。

那时好书不多,但看一本好书都印象很深。一次我和表妹去看姥爷,姥爷家住大别山区的白雀园镇向家壪,距离镇上2公里左右,去姥爷家必须经过镇上的一条河,河上搭着一个木质便桥,连下几天雨,就被淹了。同学苗琴父亲是公社书记,我们只好借宿她家,在她家等潮退的一天一夜,看了一本叫《山乡巨变》的书,是写农业合作化的,很生活化,还有些方言俚语,里边的插图非常新颖,农民画的有点夸张。长大了我才知道,这本书是周立波的名著,画家也很有名。

下乡当知青的岁月,遇到一帮郑州六中的同学,当时在知青中流传一些俄罗斯文学作品,比如《牛虻》、《贵族之家》之类。然后是高尔基的《童年》《在人间》《我的大学》三部曲的发行。近几年读了金雁的《倒转红轮》,才知道高尔基并不是文学成就最高的,却曾经在前苏联被抬到一个不适当的高度,在我国亦是如此,可我们当时没有文学呀。当然,熟悉高尔基还是因为他的散文《海燕》——“在苍茫的大海上,风聚集着乌云,在这乌云和大海之间,海燕像黑色的闪电高傲的飞翔!……”也许是他迎合了我们当时的“战斗”精神吧。

下乡期间,有一件读书小事让我记忆犹新。青年队取报纸的同学回郑州了,我代她去砦河公社的邮局取报,在那里看到了工作人员手中捧着一本书《你到底要什么》,马上眼睛发亮——这可是一部内部发行的书呵!立刻冒昧地问人家借书,并承诺第二天来取报时奉还。那时的人真是单纯,素不相识,就把书借给我了。回去后我愣是一夜未睡,看完了那本书,并如期奉还。读后也没留下太深的印象,不明白为什么内部发行。现在想明白了,这本书反映了处于60年代变革时期的前苏联,受到西方文化冲击下青年人的困惑和无所适从,而我们当时处在铁板一块的时期,所以要内部发行呵,不能让“修正主义”把我们给“修正”了。

终于我们也进入改革开放时期。我赶上了高考的头班车,考上了一所会计学校。尽管是中专,因为十年未招生,又是读文科,集中了一批读书种子。我们宿舍有位同学是带薪上学。正值西方文学作品大量上市,书也便宜,那同学就一本本地接着买,我和一位同学就一本本跟着看。什么莎士比亚、巴尔扎克、契柯夫、雨果、托尔斯泰等等的作品都是那时在课余时间看的,西方包括俄罗斯的经典作品几乎尽收眼底。一边看,一边摘抄名言警句。真像是在沙漠里突然发现了绿洲,那种沁人心脾的幸福,现在的孩子怎么也不会理解的。

以后每个时期也都读一些书,比如刚上班时有过一段读诗写诗的文艺青年时期。80年代思想活跃时期,也跟风读过《大趋势》,《走向未来》丛书和一些经济学家丛书等。(当然,更多的时间是在参加各种考试,继续教育、职称考试等等)。读书最少时期是在市里工作时,可能是因为杂事多,东一榔头西一棒子,人心便浮躁起来,好像也没了读书的紧迫感,甚至颠覆了我以前的逻辑,认为读书多少并不重要,干好事最重要。现在想来,可以把那个八年看作我的人生体验或社会实践时期吧,也是人生很重要的时期。回来后安定了便又开始读书,偶尔也会为读到一本好书而欢欣,但比起过去没书时的读书感受,似乎是平淡的多了。